叶绿素

恋爱?就要一步一步的来 (2)


     鸣人眼里像要喷出火,不等大家反应过来,转身就跑。消失前眼眶的那一抹红让准备抬步的佐助不知所措。身后的鹿丸早一步反应过来,瞪着死鱼眼欲言又止“你不是……”,看了看佐助身后的小樱,住了声,无奈转头跑了出去追气急的鸣人。
     目视两人相继出跑,佐助反应终于过来,对身后的小樱说了句抱歉,跟着鹿丸的方向,转身跑了出去。眼看男神跑开的小樱跺脚。心想这个吊车尾,又来坏什么好事。冰山好不容易融合,被你搅和了,真是的。只有下次在好好和男神探讨这个问题,想到男神刚刚面无表情肯定是害羞了,便羞红脸。可有想起鸣人那个笨蛋打破了男神求交往的场面,只好愤愤回到教室。
     可出跑的佐助可没想这么多,焦急的找落跑的鸣人,思绪却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夏天

            初三的氛围总是很紧张,同班的学生大部分都绷紧弦为中考做准备,可一个班里总有一群不良少年少女在忙着交往,打扮,逃课和找乐子。这其中就有佐助的追求者  井野
           井野是佐助中学的校花,以往的校花都是品学兼优,美丽动人,可井野,只占了后者,跟前者完全打不上边。因为她有着和鸣人一样好看的金发,火辣的身材不知让多少未经人事的少年拜倒裙下,偏偏总是穿着露腰装和短裤,回眸一笑百媚生。就连学校出了名的志乃学长都在井野的撩人攻势下,红了脸。就是这样一个女神,看上了同是一个学校的校草,佐助。从开学第一天便深深痴迷佐助,和隔壁班的小樱的爱慕程度不相上下。每到晚上放学,学校门口就会上演一部为爱疯狂追求的戏码。校花井野带着一大堆人,拦截冰山校草佐助,可佐助总是一副厌烦的样子,让井野很不解,难道是魅力下降了?于是第二天把同班的牙逼到墙角,咬着唇,卡姿兰大眼眨呀眨,撒娇道“我美吗,牙哥哥”,牙立时羞红脸,鼻血也紧跟着流出,“美……”还没说完,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看着牙倒下的井野满意地笑了笑,可内心的疑惑更多了,老娘我风韵还是不减当年,可佐助这家伙为什么总拒绝我,我得去问问清楚。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天便把佐校草拦在半路,才去和对付牙一样的方式,泛着水光的眼睛看得人心生怜爱,可这一套对着佐冰山却不管用,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打断“你不用再白费力气,我喜欢男人”井野愣住,不一会就回过神,问到“你喜欢男人,骗谁呢,那你说,你喜欢谁?”佐冰山沉默良久,终是闭眼,深吸一口气,说到“鸣人”
           看着眼前郑重其事的佐助,井野暗道这不会真是个基佬吧,要真是,那还追什么!可转念一想,老娘追了你那么久,你就说你喜欢男人这事儿就算完了,哪有这么便宜。抬头正好看见佐冰山水润诱人的薄唇,笑了笑,便要亲上去。说时迟那时快,还在明天带什么早饭给鸣人吃的佐助瞧见面前的井野嘟嘴想要亲自己,便连忙转头,却被一口亲在脸颊上。就在佐冰山的脸快绷不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佐助,井野,你们在干什么!?”两人同时转头,看见的是冒着火气的鸣人。鸣人见两人转头,便连忙跑到身边,扯着佐助和井野拉开距离,对井野说到“我们先走了”便拉着佐助飞也似的离开,被沥在一边的井野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玩味的笑了笑。
       “吊车尾的,你要拉着我去哪”前面的鸣人像是没听到,依旧拉着他往前跑,力劲大的让佐助很痛,便奋力甩开了鸣人的手大声道“鸣人,你到底要干什么!”前方的鸣人停了下来,良久,才懊恼着转头,眼中还带着莫名的情愫,蓝眼睛像一汪春水,看久了,就如掉进湖泊,无法挣扎。直到沉默良久的鸣人开口“佐助,你和井野……”“鸣人,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莫名其妙拦住我和我告白。你刚刚看到的只是一个意外”佐助搭上鸣人的肩,正色到。可鸣人只是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这让佐助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左手扶着鸣人的后颈,逼迫他抬起头看自己,竟从那双蓝宝石般的严重看出失望。双如墨潭般的双眸不自觉流露出惊慌,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短暂的怔愣后是焦急,“我……”话还未说完,就被鸣人苦笑着打断“佐助,今天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井野亲你的时候,我很难受”,鸣人低头,一会儿有抬起,脸上又挂起灿烂的笑,“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佐助“……”
           之后两人的友谊如以往一样说不明,倒不出,可早已对鸣人觊觎已久的佐助却觉得,真·迟钝鸣人可能也喜欢他
            所以今天佐助与春野樱求交往,是想看看,那个迟钝的吊车尾,到底能不能发现,他是喜欢自己的呢?可一向精明如佐助,却也没料到鸣人的反应会这么大,以至于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可另一边的鸣人可没想这么多,脑海里回荡着刚刚好兄弟向自己喜欢的女生告白,满心的难受,哪里去辨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也想不到“好朋友”是如此焦急的找自己,跑累了,便在河边的小道上坐着休息。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心里是青春少年如天上红霞一般的心思。一向清澈的蓝眼睛,泛上一层水雾。低低地自言自语“为什么,佐助也喜欢小樱酱,难怪……难怪小樱酱我不会接受我,我可是,有这么一个优秀的情敌,怎么办啊”鸣人把脸埋进臂弯,想起小樱在佐助面前脸红心跳的样子便气打一处来,抹掉眼中没来得及掉下的泪水,愤愤的说“佐助也是,偏偏在我告白失败的时候挖墙脚”却不觉的,想起幼年时与佐助两人坐在河边的情景,各泛别扭,却攥着对方小手,心中更是难过,眼中又泛起泪花儿,伸手抹掉,铁了心今晚不会宿舍,便仰躺在草坪上,睡着了。
         少年的悲伤就是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前一秒还在悲秋感叹,下一秒便睡得香甜。梦中,是与佐助儿时一起的点点滴滴。
         佐助在宿舍里左等右等,却还是等不到落跑的鸣人,便披上外套,不顾鹿丸“他那么大人了,还能迷路了不成?”的阻拦,出了门。鹿丸一记白眼,感叹你们的友谊我不懂。
         佐助心中满是担心,四处寻不得鸣人的踪迹,可思绪又不觉回到儿时夕阳满天,水波闪闪的地方,于是转了个方向,寻了去。
           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只有路灯在闪着微弱的光,随着光,往下,找不到。再往下……佐助悬着的一颗心终是落下,那个自己担心得不得了的吊车尾找到了,在草坪上睡得正香呢。
           走进了,能听见微微的呼噜声。那个时候去,也是这样。佐助想。两人手牵着手,躺在草坪上,两人对望。黑发男孩用淡漠的话语嘲笑金发男孩的无知,黑眸却倒映了金发男孩的一颦一笑,秉去了轻狂,尽是温柔。而后安静下来,无声对望,同时进入梦乡。
            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也像今天一样。佐助坐下来,躺在鸣人旁边,右手抚上他的脸庞,靠近,然后在他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离开,闭上了双眼。
           迷糊之间,似是回到的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两人对望。就是那个下午,从此深入湖泊,沉溺而无法自拔。
            佷多事,在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就决定了。
           两人对望,一眼万年

            希望大家喜欢哦😊

恋爱?就要一步一步的来 (1)

鸣人失恋了,拉着好兄弟鹿丸到学校路边摊喝酒。其实准确来说,是失去了一段单恋。因为今天他跟同届的春野樱告白了。鸣人与春野樱的初遇是在高一开学的典礼上,台上的春野樱穿着蓝白相间的竖条衬衣,扎进墨绿的苏格兰底裙,顶着一头樱色的软发笑得灿烂,声音甜美,让未经人事的鸣人坠入了爱河。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死缠烂打之路。可同届的春野樱对鸣人的追求毫不耐烦,甚至大打出手。可鸣人不气垒,在半年后和春野樱告了白。确被告知,她喜欢的,是鸣人的竹马:佐助。
        “怎么办啊,鹿丸,小樱酱说她喜欢佐助啊”
         “只有你不知道吧”鹿丸心里默念。
         鸣人说完又一口闷下手中的啤酒,一张脸紧皱着,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鹿丸看着好兄弟借酒消愁暗道麻烦,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果断捞起双颊红润,还在挣扎的鸣人,结了帐,回学校宿舍。
        拉开门,佐助皱着眉为他脱下鞋子,嘴里念着真麻烦,身体却诚实地拉过鸣人推到床上,苦力丸在身后翻了个白眼,真受不了你们两奇怪的友谊。
         佐助见鸣人睡得死,便起身质问鹿丸“怎么这么晚”
         鹿丸叹气,心道护妻狂魔又上线。拉过椅子,泄气一般说到“还不是隔壁班那个小樱,鸣人今天和他告白,被拒了,她还说她喜欢的是你呢”
          佐助忽略了最后一句,刚想问,他告白竟然不和我说!?想起自开学以来小樱对自己的暗送秋波,便住了声。转头,看着侧头躺在床上的鸣人,心生一计

          天气依旧很好,可佐助的心情却不太好,本来昨天抱着软软的鸣人想占便宜,结果被鸣人吐了一身,还被当事人嫌弃身上脏,赶去洗澡并且不许一起睡。最糟心的是,早上一起来就受到心爱的鸣人的白眼,还有一句委屈巴巴的“再也不会理你了,臭佐助”的佐助一脸懵逼,习惯耳边吵闹的佐助今天无聊不已,咬着饮料习惯闷闷不乐,心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便愤愤丢掉手中的番茄果茶,去找隔壁班的春野樱。
        被男神交到树林外的春野樱又惊又喜,猜不透男神那张无表情的脸上隐藏着什么于是双颊红润,问道,“佐助君,你……”
         却被佐助打断,“和我交往吧”
        意料之中对方红了脸,去听见有两个人异口同声说了句“诶”
转过头,是鸣人不可思议却又隐含愤怒的脸
       佐助:纳尼?

         佐助暗恋,不,明恋鸣人的文,只是鸣人迟钝不知道的文。
希望喜欢啊大家^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