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 (鸣佐)

佐助给鸣人写了一封信,不同以前做作的调调,信中写着: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鸣人。
        那天那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妹子喝醉了,我送她去酒店,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可就是这么不巧,她那天穿得很露骨,可更不巧的是,我们被人拍下来了,还发在学校的论坛。可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发誓,是真的。
        我很想和你解释,可你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QQ和微信也都是离线,我也去过你家找你,可你不在,所以我只好给你写信。
         我喜欢你,所以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要出国了,鸣人,如果你不想我走,我就一定不会走的。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你,一定要来啊。

         佐助将信投进邮筒,信上标记着鸣人的住址。佐助回到家,用手机给鸣人打电话,果然,还是关机。佐助突然开始担心,鸣人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想不开什么的,却转念一想,可能只是黑名单吧,那还真是……打扰了。佐助叹了口气,站在阳台上看斜阳,思绪回到一周前。
         佐助长得好看,学校许多女生都喜欢问他,同级的一女孩,叫春野樱,开学第一天就对佐助一见钟情,后来更是暗送秋波,佐助之前还一直觉着这女孩还挺含蓄,结果在他和鸣人好上半年后,告了白。对,这妹子就是让佐助和鸣人恋爱关系崩塌的万恶之首。
         春野樱在秋日的一个晚上把他约出来,告了白。近冬,可她却还像不怕冷似的,穿着裙子。那裙子还真是挺好看。樱色衬得她更加肤白貌美,一双碧眼楚楚动人。佐助想,要不是我是个弯的,还处着对象,还真得心动呢。可转念一想,鸣人还在广场等着他呢,于是在春野樱表白时,他稍作思考,委婉着拒绝了。春野樱在佐助出口的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一杯杯灌着酒。佐助也不知哪来的绅士风度,给鸣人发了短信,说自己不去,也不说话,陪着春野樱,直到11点。
       此时这个喝了一箱啤酒的女孩,已经彻底昏睡过去,佐助无奈,只有背着她,到酒店开了一间房,别看,这女孩子虽然长得挺纤细,体重却也是真的沉。终于安顿好春野樱,佐助喝口水,便走了。
        走到离家不远的路口,看到门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头金发在路灯下晃眼得不行,佐助赶紧跑向前去,抱住了鸣人。鸣人望着他笑,说“这么晚了,我问你在哪你又不回,担心你所以在你家楼下等你。”佐助把脸深深埋进鸣人胸前的衬衣里,想“我的鸣人,怎么可以这么温柔,真是被他迷得不要不要的。”佐助抬起脸,垫着脚吻上了鸣人的唇,鸣人紧紧抱着他。春野樱这件事,算彻底被佐助翻篇,一直到第二天上午看见学校论坛之前,都没想起。
        论坛炸了,被校草佐助的恋情弄得差点瘫痪,佐助睡到自然醒,脑袋在看到这个时清醒的不得了,即刻给鸣人打了三个电话,一个也没接。佐助想“晚了”。丢下手机后悔着掉下了眼泪,骂自己事多,装什么绅士,为什么不直接走,这下捅出来幺蛾子了吧,再打,还是不接,又打,也还是不接。短信也不回。佐助当即穿好衣裤,打车去了鸣人家。不在,第二天来,还是不在。
         要出国的事也还没和他说呢。于是写了一封信。佐助想,就他两家的路程,鸣人今天下午就能收到吧。于是有叹了口气,才回到房间。
          鸣人果真在下午就收到了信,却也没拆开看,因为他真的被气得不轻,一想到佐助没有赴约,还和女孩子在一起,就很想对着佐助来一下。可是舍不得。但得晾着,给他个教训。于是放在书桌上,逼着自己不拆也不看。
        第二天,佐助还是联系不上鸣人。着急没有,于是趴在桌上哭。
         第三天下午,佐助的父母和哥哥都来送他,佐助哭得像个泪人儿,妈妈无奈的笑着“干嘛呀,都这么大了,再说,又不是不回来,别哭了。”佐助抱着她,摇头心想“我是舍不得鸣人,可他不要我了。于是哭得更凶了
        说来也是巧,水杯恰巧打湿了信,鸣人以这个为契机,解释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事实,看了信,看了信之后就什么也顾不上,往外狂奔,打开手机,这不,今天就是“后天”嘛,也是更巧,正好三点,头顶上传来“轰轰”声,是一架飞机飞过。他不停给佐助打电话,可就是不接。
         鸣人无法停止住心理战,后悔自己的假傲娇,现在好了,丢媳妇的节奏,怎么能不急。20多分钟的车程就像一个世纪,鸣人掏出一百块钱,丢给司机,车还没停稳,就开了车门冲出去,找了大半个机场 也没找到佐助。
        鸣人在候机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坐下,灰心丧意之时,听到后座传来一阵哭声,起先,鸣人没顾得上管,可越往后越觉得这哭声熟悉的很,像……
          转过头,果然,是佐助。还没察觉鸣人在身后,鸣人抹了抹眼角,紧紧从后边抱住了佐助。
            正哭着,突然被窟住的佐助哭得更大声,哽咽着说“是谁啊,我都这样了,还偷袭我,有没有良心啊!”鸣人听完轻笑“不喜欢我偷袭,那我走了啊?”佐助一下听出来是鸣人,努力止住眼泪,哽咽着问“我没走,你也来了,我们还能在一起嘛?”
        鸣人绕过座位,蹲着佐助面前,用手擦着佐助脸上的泪痕,轻笑说“当然能。”

         阳光射进机场映在两人脸上。
         佐助一改脸上的阴霾,也笑着。亲上鸣人的唇。鸣人的手紧紧环着佐助的腰,加深着这个吻。其中带着热切还有思念及爱。
          鸣人放开佐助,转而拉向佐助的手,说“我送你回家。”声音温柔的像春日里的阳光,渗进佐助的心。
          佐助想
          阳光这么好。我们,也这么好。鸣人牵着佐助的手出了机场。
           鸣人想
           就得这样一直携手走完天涯路。我,也喜欢你。或者说,也爱你。

             渣文笔,渣剧情,大家将就着看啊!!!
        

鸣佐

  鸣佐       佐助视角   反社会型人格(佐助)
    CP有点不好形容

他和其他人一样,以为我和表面一样看起来单纯无害。
他叫漩涡鸣人,是大一的学弟,开学的第一天我去迎接新生,看到了他。他穿着一件灰色毛衣,浅蓝色的牛仔裤贴在他修长笔直的腿上,看起来像一株新生的向日葵。他在和别人谈笑风生,阳光照在他毛茸茸的金发上,我的心中生出一种念想。我走上前,和他打招呼。
  
       他那湛蓝的双眼轻抬,我看到了和那些人一样的,惊艳甚至爱慕的眼神。我知道,他喜欢上我了。
        看着他眼中蓬勃的活力和希冀,难得的,第一次我想让一个人,同我一起下地狱。
         他总是那样,跟在我身后,为我做很多事,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用手摸着脑袋,脸上缠着红晕,吞吐地说到“因为佐助你,是我的朋友啊。”
         尽管这样,可我知道的,鸣人,他喜欢我。
          他和我表白的那天,是他的生日,吃完饭后,我们坐在带着微风的沙滩上。他喝醉了,和我说着很多关于我和他的事。他说,“我喜欢你”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他打了一个小小的酒嗝,抬起眼,如我第一次看见他时那样,用他那双眼睛看着我,移不开眼,就那样看着他。
看久了,我就像掉进了一片蓝蓝的湖,深陷了进去,被暖暖的湖水包裹着,就像我那颗麻木已久的心脏,在这暖阳下复苏着,渐渐有了温度。
         他那圆圆的眼睛因酒精的麻痹而轻眨着,他笑了笑,眼中的情愫比起以往的含蓄,更不加掩饰 。他缓缓躺下,头轻靠在我的腿上,声音很小,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第一次见佐助你时,就觉得.这个男孩怎么可以这么漂亮,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你的眼神迷住了了我,你的容貌深深印在我的心上,让我无时无刻不想着你,你,知道吗?”“我知道。”我想着,去没有回答他。不出所料,那人发出轻轻的呼吸声,他睡着了。
        我当然知道,因为这是我从未失手过的引诱。鸣人,你真是个傻瓜,你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成为了我的囚徒。

           我杀死了我的狂热爱慕者。鸣人在我下手之前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被我的狂热爱慕者伤到了要害,我杀死了那个狂热爱好者,然后把鸣人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我克制住心中的慌乱,在医生宣布没有生命危险时,我松了口气。
        我似乎喜欢上这个傻瓜了。至少今天在看到他璀璨的双眼突然失去往日的活力,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地捏住,我觉得我快要窒息,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从未感觉过的,情感。
      我和他在一起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出口的话不在只是关心,更多的,是情话。他喜欢说这些,也喜欢牵我的手,喜欢抱住我,喜欢亲我的唇。而我,也与以往不一样了,在这些名为感情的催化剂下,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跳动。
      它在告诉我,我喜欢这种被鸣人喜欢的感觉,也在告诉我,我喜欢他。
       他躺在病床上,看着他明明疲倦得不行却努力打气精神,我伸出手,捧住他有些消瘦的脸,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鸣人,我爱你”。他愣住,随后,似是才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那样,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欣喜,说“真的吗?佐助”我笑着道“嗯。”
          
       那天之后,他似乎放下所有的顾忌,让我每一天都能感觉到他浓浓的爱意。可警察那边,竟有了动静。
      
       鸣人的朋友,鹿丸,是个警察,他似乎从以往的案情中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随后,鸣人也知道了。
      夜里,我问他“你相信吗?鹿丸说我杀了人。”他侧过身,伸手拥住我,满眼都是黑色,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对我说“我不信,所以我不提这件事。”他微微抬起身,又俯身给了我一个轻吻,随即躺下,又开口“佐助你知道吗?爱情,就是信任。所以我问你,你杀人了吗?”
      我在黑夜里直视着他的眼睛,压住心中的不安,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他“如果我杀了人了呢?”他笑了,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突然停住,我的心也随之揪起,他又说“那么爱,也是忠诚。”他抬手,用手摩挲着我的脸“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会爱你,陪着你。”
          心上的冰封瞬间瓦解。我真的爱上他,掉进了这片湛蓝的湖中,我拿出这颗新生的,跳动着,散发着与鸣人一样蓬勃着心脏,献给了这片湖。

       我被抓了,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他每个月都会来看我,那半小时是我一个月里最开心的时候。

         麻木着过了这十年,在刑快满的前两月,他又来看我。他剃了个寸头,面容比以前更加硬朗,浑身散发着男人味。对他的想念让我对出狱不住地期待。他还是笑的那样灿烂,他说“我下个月不能来看你。”我问他“为什么呢?”“我在筹备我们的婚礼呀,我说”我瞪着眼看着他,第一次,眼泪不知觉得盈满了眼眶,落下来。他笑着,一如我第一次见他那样,他说“佐助,你答应我的求婚吗?”我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定定地看着他,点头道“好。”
        

         出狱那天,天气出奇的好,明明是十二月,却有着三月独有的温暖和甜蜜,他站在对面,向我挥手,脸上是欣喜的笑,我却看到了他微红的眼眶。
        什么啊,这家伙。怎么还哭了?我向他走去。
        我的视线往下移,来到了鸣人心脏所在处,我似乎透过外衣,看到了他健康皮肤下,那颗蓬勃跳动着的心。
          他像太阳,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太阳,能把我从这暗夜中拯救出去的太阳。

          

         不知觉得,我一点一点,被他名为信任和忠诚的爱情俘虏,成为他的囚徒。
          交换戒指时,我对他说“我好爱你”
           他亲住我,随即便分开,他说“我也是。”
           

            我会爱你,直到我停止呼吸。
           End--

          

           啊啊啊啊,写的不好,见谅啊大家!!!
           文中有很多bug,写得太跳跃,,,见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