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 (鸣佐)

佐助给鸣人写了一封信,不同以前做作的调调,信中写着: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鸣人。
        那天那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妹子喝醉了,我送她去酒店,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可就是这么不巧,她那天穿得很露骨,可更不巧的是,我们被人拍下来了,还发在学校的论坛。可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发誓,是真的。
        我很想和你解释,可你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QQ和微信也都是离线,我也去过你家找你,可你不在,所以我只好给你写信。
         我喜欢你,所以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要出国了,鸣人,如果你不想我走,我就一定不会走的。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你,一定要来啊。

         佐助将信投进邮筒,信上标记着鸣人的住址。佐助回到家,用手机给鸣人打电话,果然,还是关机。佐助突然开始担心,鸣人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想不开什么的,却转念一想,可能只是黑名单吧,那还真是……打扰了。佐助叹了口气,站在阳台上看斜阳,思绪回到一周前。
         佐助长得好看,学校许多女生都喜欢问他,同级的一女孩,叫春野樱,开学第一天就对佐助一见钟情,后来更是暗送秋波,佐助之前还一直觉着这女孩还挺含蓄,结果在他和鸣人好上半年后,告了白。对,这妹子就是让佐助和鸣人恋爱关系崩塌的万恶之首。
         春野樱在秋日的一个晚上把他约出来,告了白。近冬,可她却还像不怕冷似的,穿着裙子。那裙子还真是挺好看。樱色衬得她更加肤白貌美,一双碧眼楚楚动人。佐助想,要不是我是个弯的,还处着对象,还真得心动呢。可转念一想,鸣人还在广场等着他呢,于是在春野樱表白时,他稍作思考,委婉着拒绝了。春野樱在佐助出口的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一杯杯灌着酒。佐助也不知哪来的绅士风度,给鸣人发了短信,说自己不去,也不说话,陪着春野樱,直到11点。
       此时这个喝了一箱啤酒的女孩,已经彻底昏睡过去,佐助无奈,只有背着她,到酒店开了一间房,别看,这女孩子虽然长得挺纤细,体重却也是真的沉。终于安顿好春野樱,佐助喝口水,便走了。
        走到离家不远的路口,看到门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头金发在路灯下晃眼得不行,佐助赶紧跑向前去,抱住了鸣人。鸣人望着他笑,说“这么晚了,我问你在哪你又不回,担心你所以在你家楼下等你。”佐助把脸深深埋进鸣人胸前的衬衣里,想“我的鸣人,怎么可以这么温柔,真是被他迷得不要不要的。”佐助抬起脸,垫着脚吻上了鸣人的唇,鸣人紧紧抱着他。春野樱这件事,算彻底被佐助翻篇,一直到第二天上午看见学校论坛之前,都没想起。
        论坛炸了,被校草佐助的恋情弄得差点瘫痪,佐助睡到自然醒,脑袋在看到这个时清醒的不得了,即刻给鸣人打了三个电话,一个也没接。佐助想“晚了”。丢下手机后悔着掉下了眼泪,骂自己事多,装什么绅士,为什么不直接走,这下捅出来幺蛾子了吧,再打,还是不接,又打,也还是不接。短信也不回。佐助当即穿好衣裤,打车去了鸣人家。不在,第二天来,还是不在。
         要出国的事也还没和他说呢。于是写了一封信。佐助想,就他两家的路程,鸣人今天下午就能收到吧。于是有叹了口气,才回到房间。
          鸣人果真在下午就收到了信,却也没拆开看,因为他真的被气得不轻,一想到佐助没有赴约,还和女孩子在一起,就很想对着佐助来一下。可是舍不得。但得晾着,给他个教训。于是放在书桌上,逼着自己不拆也不看。
        第二天,佐助还是联系不上鸣人。着急没有,于是趴在桌上哭。
         第三天下午,佐助的父母和哥哥都来送他,佐助哭得像个泪人儿,妈妈无奈的笑着“干嘛呀,都这么大了,再说,又不是不回来,别哭了。”佐助抱着她,摇头心想“我是舍不得鸣人,可他不要我了。于是哭得更凶了
        说来也是巧,水杯恰巧打湿了信,鸣人以这个为契机,解释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事实,看了信,看了信之后就什么也顾不上,往外狂奔,打开手机,这不,今天就是“后天”嘛,也是更巧,正好三点,头顶上传来“轰轰”声,是一架飞机飞过。他不停给佐助打电话,可就是不接。
         鸣人无法停止住心理战,后悔自己的假傲娇,现在好了,丢媳妇的节奏,怎么能不急。20多分钟的车程就像一个世纪,鸣人掏出一百块钱,丢给司机,车还没停稳,就开了车门冲出去,找了大半个机场 也没找到佐助。
        鸣人在候机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坐下,灰心丧意之时,听到后座传来一阵哭声,起先,鸣人没顾得上管,可越往后越觉得这哭声熟悉的很,像……
          转过头,果然,是佐助。还没察觉鸣人在身后,鸣人抹了抹眼角,紧紧从后边抱住了佐助。
            正哭着,突然被窟住的佐助哭得更大声,哽咽着说“是谁啊,我都这样了,还偷袭我,有没有良心啊!”鸣人听完轻笑“不喜欢我偷袭,那我走了啊?”佐助一下听出来是鸣人,努力止住眼泪,哽咽着问“我没走,你也来了,我们还能在一起嘛?”
        鸣人绕过座位,蹲着佐助面前,用手擦着佐助脸上的泪痕,轻笑说“当然能。”

         阳光射进机场映在两人脸上。
         佐助一改脸上的阴霾,也笑着。亲上鸣人的唇。鸣人的手紧紧环着佐助的腰,加深着这个吻。其中带着热切还有思念及爱。
          鸣人放开佐助,转而拉向佐助的手,说“我送你回家。”声音温柔的像春日里的阳光,渗进佐助的心。
          佐助想
          阳光这么好。我们,也这么好。鸣人牵着佐助的手出了机场。
           鸣人想
           就得这样一直携手走完天涯路。我,也喜欢你。或者说,也爱你。

             渣文笔,渣剧情,大家将就着看啊!!!
        

评论(2)

热度(19)